缅怀Wit

目录 大百科, 记忆

我退化了,到现在我还不会游泳,要知道在我出生之前,我绝对是游的最快的那个……

下雨天别出门,雨水虽没毒,湿身事小,淋病事大……

我女朋友有牛皮癣,这点我能忍受,毕竟我更加看重她的人,可是我最近怀疑她好像有心脏病……

爸,我偷拿了你一包软中华……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对齐的图纸 从前的一切回不到过去 就这样慢慢延伸 一点一点的错开来。也许,错开了的东西,我们真的应该遗忘了。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没有改变只要我高兴就可以重新扎入你的怀抱一辈子不出来的时候,其实一切都已经沧海桑田了,我像是一躲在壳里长眠的鹦鹉螺,等我探出头来打量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原先居住的大海已经成为高不可攀的山脉,而我,是一块僵死在山崖上的化石。

出去并不可怕,我就怕是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我喜欢并习惯了对变化的东西保持着距离,这样才会知道什么是最不会被时间抛弃的准则。比如爱一个人,充满变数,我于是后退一步,静静的看着,直到看见真诚的感情。

年轻的时候会想要谈很多次恋爱,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终于领悟到爱一个人,就算用一辈子的时间,还是会嫌不够。慢慢地去了解这个人,体谅这个人,直到爱上为止,是需要有非常宽大的胸襟才行。

有谁不曾为那暗恋而痛苦?我们总以为那份痴情很重,很重,是世上最重的重量。有一天,暮然回首,我们才发现,它一直都是很轻,很轻的。我们以为爱的很深,很深,来日岁月,会让你知道,它不过很浅,很浅。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spoiler show=”译文” hide=”中文”]In your life, there will at least one time that you forget yourself for someone, asking for no result, no company, no ownership nor love. Just ask for meeting you in my most beautiful years.

I love and am used to keeping a distance with those changed things. Only in this way can I know what will not be abandoned by time. For example, when you love someone, changes are all around. Then I step backward and watching it silently, then I see the true feelings.

When you are young, you may want several love experiences. But as time goes on, you will realize that if you really love someone, the whole life will not be enough. You need time to know, to forgive and to love. All this needs a very big mind.

Is there anyone who hasn’t suffered for the secret love? We always think that love is very heavy, heavy and could be the heaviest thing in the world. But one day, when you look back, you suddenly realize that it’s always light, light. We all thought love was very deep, but in fact it’s very thin. The deepest and heaviest love must grow up with the time.

[/spoiler] 一分钟有多长? 这要看你是蹲在厕所里面,还是等在厕所外面。 母系社会的性道德与当下流行的父系社会的性道德完全不同。比如母系社会搞生殖崇拜,认为纵欲群交会带来好收成。而父系社会血缘关系必须建立在专偶制基础之上,不然无法确认父亲身份,所以古老的生殖崇拜变为祖先崇拜,而对纵欲乱交的态度,也产生了180度的变化——认为违禁的性关系会造成庄稼歉收。

陈绍隅被派到上海任大中华区总经理不久,因国共翻脸,上海不能立足,又不愿意去江西农村吃苦,算计之后,请小兄弟秦邦宪代理,自己回莫斯科遥控,人算不如天算,书生难成大事。

[spoiler show=”为什么会用那么拙劣的理由?” hide=”沦陷的地方”]比方说「躲猫猫」:云南玉溪北城镇男子李乔明因涉嫌盗伐被拘,09年1月30日进入看守所,一周后受伤住院,继而死在院中,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警方事后对外宣称那是因为李乔明在所内与狱友玩「躲猫猫」,不慎滑倒,把头撞在墙上致死。 又如「做梦梦」:江西汉阳男子李文彦因涉嫌偷电被捕刑拘,09年3月27日晚死在看守所里头。据当局的消息,当晚他不停做噩梦,口中直喊:「又来了,又来了!」,所中人员屡唤不醒,他才终于死在睡梦之中。

一个是玩游戏玩死的,另一个则是做梦梦死的;这等案情实在太过离奇,令人难以信服。于是「躲猫猫」和「做梦梦」成了网上的热门关键词,一时间议论纷纷;有人批评地方政府部门谎瞒真相欺人太甚,有人指责现有的刑事拘留制度存在很大漏洞,还有更多人怒斥警方暴力迫供嫌犯。

诚然,这都是很重要的议题,很值得大家正视。 可是在我看来,首要的问题应该是那些地方部门怎么会说得出这等令人失笑的借口?难道他们自己不觉得「躲猫猫」和「做梦梦」是很荒谬的笑话吗?为什么大部分网民都觉得这些故事很可笑,偏偏有关部门认为没问题呢? 一个地方政府部门堂而皇之地道出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说法,并不一定表示他们自己真心相信那些故事,而是因为他们以为它们有效。

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心目中,媒体很单纯,你说甚么就相信甚么,绝对不会反诘追问;而且民众百姓也很听话,不至于动辄挑战官府的权威,即便有心亦无力为之。

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我们就可以继续追问他们这等自信的来源了。根据他们日常处理政务的经验,也许媒体真的很乖,百姓也真的很顺从;假如你告诉他们有人在看守所里做噩梦梦死了,他就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大家一定得小心做梦安全为上。全国网民都感到难以置信的奇闻,怎么只有当地人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莫非这些地方的民风特别淳朴,人心格外天真?实情恐怕是这些地方官府的权力太大了,要干的事情没一件干不成,所以当地的传媒和群众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上头说一下头绝不敢说二。[/spoiler]

当我们回忆的时候,一定要找到某种节奏,温柔的或粗鲁的,清晰的或含混的,咆哮的或低沉的。只要找到节奏,就可以顺利地回忆下去,不用担心出现马赛克,不用担心口吃,不用担心倒叙、插叙或者别的什么乱七八糟叙。只要我们找到那个节奏,就可以顺利地回忆下去,不用担心忧伤,不用担心空白,甚至不用担心泪水滑落。

我们都将迎来一个在当时看上去没什么特别而此后将被我们反复想起的日子。 这就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在那短短的几分钟内,我们似乎碰到了整个青春,并且感到身处其中。我们觉得希望无所不在,却又莫名绝望。

现在我看见陈舜站在我面前,骑着汽配,穿着夹克,脸有桃色,像个基佬,要来跟我喝酒。说不定我们会酩酊大醉,说不定我们点到为止。说不定我们会抱头痛哭,说不定我们若无其事。说不定,这是一定的。

我们常常痛感生活的艰辛与沉重,无数次目睹了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平凡”一时间成了人们最真切的渴望。但是,我们却在不经意间遗漏了另外一种恐惧——没有期待、无需付出的平静,其实是在消耗生命的活力与精神。

同女人做爱和同女人睡觉是两种互不相关的感情,岂止不同,简直对立。爱情不会使人产生性交的欲望(即对无数女人的激望),却会引起同眠共寝的欲求(只限于对一个女人的欲求)。

Whenever you have an aim you must sacrifice something of freedom to attain it.

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有一个目标,就得牺牲一定的自由去实现它。

将客户睡服。

没有拆不散的夫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任何一个消息在未经官方否认之前都不能相信。

你有权保持不沉默,但我们很快会让你沉默。

不管对于一个个体,还是一个国家,这些曾经付出的热情,遭遇的挫折,所有的奇特的经验,不正是他们最值得珍视的东西吗?这些昔日的经验或许不能保证给未来提供明确的路标,却是我们曾经奋斗过的明证。 一个国家像一个人一样,她赢得尊重的方式,不存在于她生产了多少物质,而在于她是否遵循某种准则,是否具有胸怀,是否为世界贡献了某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是否启发了世界不同的思想方式……很遗憾,在这种方面,中国对世界的贡献仍乏善可陈。

决定教育制度的优劣与否的是它对普通个体的培养,和为一代人提供的持续性的提升。我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社会,大多数人渴望通过考试来获得更多一点的生活空间,但教育却成为我们社会最大的资源浪费——那些毫无价值的复习材料浪费了我们多少树木,那些毫无意义的焦虑的夜晚压抑了多少年轻人的创造力,那些建造了无数高楼大厦的大学却既没有杰出的学术成就也没有伟大的心灵……

你看好的人,他究竟是”想赢”还是”怕输”?搞清楚这一点很重要。

缺乏互信的环境,消耗的只会是光阴,泯灭的是激情!

我早已习惯了校园报纸与刊物的幼稚和软弱,它们与大学内公共生活的不断劣质化紧密相关。教育者有意让实用主义和娱乐化大行其道,以削弱青年的精神力量,完成非政治化的过程。历史充满了嘲讽,曾经作为主要的变革力量出现在20世纪舞台上的青年学生,到了21世纪彻底退出了公共舞台,他们沦为社会新闻和经济新闻的一个注脚,他们找不到工作,他们去卖猪肉,他们集体开网店,他们出卖青春……

倘若是咖啡馆文化奠定了近代欧洲大学的气质,那么脏兮兮的小酒馆文化则塑造了中国大学的味道,这里无序、不洁,却有着生活中少见的自由,是一个洋溢着平等精神的社交场所,可以暂时忘却对未来的忧心忡忡……

知道我们为何有缘吗?早在一千年前我们就认识了,是个秋天,你随我在风里跑,在我身上留下了牙印,这事成了千古佳话。那时,我叫吕洞宾。

新浪四川网友回复《石家庄市政府回应改名风波称不宜更改》:石家庄地处古代燕国和赵国的交界处,且是两国的门户,互访的必经之地。为了弘扬华夏文明,重现传统之美,宜将石家庄改名“燕赵门”

当你在路上遇到狗的时候不要惊慌,要勇敢地与它博斗,顶多会有三种结果:一是你赢了,你比狗厉害;二是你输了,你连狗都不如;三是你们打平了,你和狗一样。

为什么企鹅只有前面是白的? 因为它手短 洗澡只能搓到前面。

老板开会时,裤子拉链爆开一个小口,女秘书娇笑提醒:“老板,我看见了北京区号!不过只有一点”老板回神后急忙说:“晚上带你看北京全貌,北京那叫大!

你这么好一姑娘,没个靠谱儿小伙儿糟蹋你一下真是糟蹋了。

今天我发现我老公给我们1岁的女儿买了一件tee,上面有粉红色亮闪闪的字写着:避孕失败。他甚至趁着我上班时带着她穿着这个出去玩了一阵子。

执子之手,方知子丑,泪流满面,子不走我走。

令人不能自拔的,除了牙齿还有爱情。

当生活心怀歹毒地将一切都搞成了黑色幽默,我顺水推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流氓。

没有医保和寿险的,天黑后不要见义勇为……

挤公交是包含散打、瑜珈、柔道、平衡木等多种体育和健身项目于一体的综合性运动。

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

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是能够入土为安的爱情总比暴尸街头要好 。

有空学风水去,死后占个好墓也算弥补了生前买不起好房的遗憾 春困夏乏秋无力,冬日正好眠。

思念不能自已,痛苦不能自理,结果不能自取,幸福不能自予。

请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铁杵能磨成针,但木杵只能磨成牙签,材料不对,再努力也没用。

再过几十年 我们来相会 送到火葬场 全部烧成灰 你一堆我一堆 谁也不认识谁 全部送到农村做化肥~

学问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

我以为我很颓废,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早报废了。

不成熟男人的标志是可以为了理想壮烈的牺牲,成熟男人的标志的可以为了理想卑贱的活着。

生活就像宋祖德的嘴,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

我以神的姿态,闪耀在这美的瞬间。凡人勿扰…

年轻的时候,我们常常冲着镜子做鬼脸;年老的时候,镜子算是扯平了。

生活二字二几十年来回味得我大小脑抽搐,脊髓痉挛。始终不得要领。

曾经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为爱情死,其实爱情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扎上一针,然后我们欲哭无泪,我们辗转反侧,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你不是风儿,我也不是沙,再缠绵也到不了天涯,擦干了泪,明天早上,我们都要上班。

媒体的兴趣如此浓厚,正是“消息人士”的初衷。要知道,此消息只有一个来源,那就是审讯文强的专案小组。在中国,几乎所有的腐败官员都有八卦消息,但是这些消息的源头并非八卦人士,而是非常严肃的机构,不是警方就是宣传部门。与媒体略有不同的是,他们释放消息时有着非常严肃的目的,那就是证明此人道德堕落,生活腐化。而且,在他们看来,在这个阶段,从道德上打垮他,比从法律上认定他的犯罪事实更重要。那么专案小组为什么认为文强“强奸少女、玩女明星”是最重要的消息呢?这跟中共的历史传统有关。在这个传统中,当权者并不满足于从法律上指控落败者或犯罪嫌疑人,而是要将他全面“搞倒”、“搞臭”。生活作风问题,是一场永远不会终结的连续剧,这个国家的人民也越看越上瘾了。

Experience is not interesting till it begins to repeat itself, in fact, till it does that ,it hardly is experience. (Elizabeth Bowen, British novelist)

经验直到自我重复时才变得有意义,事实上,直到那时才算得上经验。(英国小说家 鲍恩 E.)

关于涂博士:

[spoiler show=”评论” hide=”收起”]一旦树洞中出现这种以大众的眼光看不够“苦情”的帖子,可以预见的就是回复中会有“你这还叫惨”或者“你自己不争气,心态不好”的种类。说起涂博士的事,当然有他自身的原因:在一个心理足够强健的人看来,或许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挫折。但是我更不喜欢一些人把眼光纠缠在探讨涂博士本人的心理是否太脆弱,适应社会的能力是否不够上面。是的,这个社会可能就是这样无情,这样弱肉强食,这样不合理,每个人都应该做好准备去适应它,如果适应不了而失败,最应该对此负责的就是他自己;可是,这些已然对这个社会的不公正和不合理的一面适应了的所谓“坚强”的人们,就连一声叹息都那么吝啬发出么?那些不去指责那公然挑战一个人的个人尊严和群众智商的讣告,只是炫耀自己比涂博士有着更强健或许只是更大条的神经的人,已经不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更是在为这些不公正不合理的现象作背书。[/spoiler]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