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WOW

目录 记忆

要说起来我也是玩魔兽若干年的老油条了……从公测那天开始玩德鲁伊,后来收费了就不玩了。再后来在小顾同学的一再怂恿下开了CDKey,从牛头开始,几乎玩遍了所有大区、种族及职业!但是真正练到70的估计也就盗贼了!虽然伴随着版本调整,也随波逐流过强势职业,但是始终如一的只有盗贼。不像其它职业那么一曝十寒。

大学四年有两年是荒废在我那台二手电脑上面,剩下的两年就献给网吧了。准确的说是献给WOW了间接献给九城了……从这个角度来讲,对WOW我还是有感情的。

但是最近的九城干的一些事情实在是太损了……因为做不了代理就给WOW开服制造这样那样的障碍……这种得不到就毁掉的精神值得敬佩。

首先是:《魔兽世界》大陆原运营商九城最近向暴雪公司发起了四项诉讼。新闻出版总署曾在2008年中国网络游戏年会上公布,为保证我国游戏企业的利益,凡外资公司与中国公司发生仲裁或诉讼时,与外资公司相关的游戏产品审批工作暂停。

其次是占据搜索引擎魔兽世界相关关键词首要位置。

你说你有本事出个比WOW好的游戏,那也就算了……哎……

代理之争,玩家注定是牺牲品!

版署称魔兽审批一事很快会有结果

《魔兽世界》至今未能开服无疑让网易和玩家备受煎熬,尽管受到九城起诉暴雪的牵制,但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寇晓伟表示,魔兽审批一事很快会有结果。

6月30日,网易的《魔兽世界》服务器终究没有如期开启。这意味着,网易6月开服的承诺无奈食言。没有太多解释,网易归结于“遇到了一些非我们所能控制的意外情况”。

至此,魔兽审批已经超过了新闻出版总署规定的20天时限。而网易2008年度的年报陈述表显示,今年5月31日网易向暴雪支付了2.32亿元人民币(约合3400万美元)作为在线游戏《魔兽世界》为期三年的版权费。

“时间越久,老用户流失将越多,这是网易最大的忧患。”网游分析师赵旭枫表示。不过,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寇晓伟对记者表示,魔兽审批一事“很快会有结果。”

万事俱备

审批或已成最后一关

为魔兽砸下重金的网易,还须为审批的结果继续等待下去。

在此之前,网易没有对外解释推迟开服的具体原因,只是解释为“遇到了一些非我们所能控制的意外情况”,不过在6月30日晚的情况说明中,有一句“确保在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成和得到政府相关批准后,给予玩家回归游戏后的绝佳体验”,一句话道出了“批准”这个关键问题。

昨天下午,记者从九城一位高管处获悉,该公司刚刚从暴雪娱乐处获得了玩家在游戏内剩余游戏时间的数据,以用于退还。既然九城获得了这一数据,那么可以推知网易获得数据应该也不成问题。

结合战网的内测,以及网易此前透露的硬件已100%准备完毕的信息看,目前网易或许只剩审批这一关了。摩根大通分析师韦迪(Dickwei)在其最新报告中也认为,《魔兽世界》发布时间的推迟主要由于监管审批程序。

不过,按照相关规定,新闻出版总署自受理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电子出版物申请之日起,20日内作出批准或不批准的决定。此前,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表示,6月8日已通过网易的申请,并提交至新闻出版总署。

而新闻出版总署透露,6月22日其在给地方主管机关的《受理通知书》中已经表明,按行政许可规定审批时限为20个工作日。此外,该游戏需进行内容审查,审查时限为60个工作日,所有进口网络游戏的审批都是按上述规则办理。

魔兽在华停服至今已经24天,超出了审批的最后时限,并且创下了网络游戏因更换代理而停服的时长新纪录。

幕后拖累

九城诉讼干扰所致?

是什么原因让网易的《魔兽世界》在审批大门外迟迟难入呢?

业内评论认为,原因可能有三,分别是主管网游审批的新闻出版总署副司长寇晓伟被传近日可能变职,虚拟货币新政策的出台和九城对暴雪娱乐的诉讼。

昨天上午,记者致电寇晓伟本人,他明确否认了其职位变动的传言,表示仍旧负责网游的审批,并暗示魔兽的审批仍在继续。

同时,针对日前虚拟货币新规出台后,九城尚未完成旧魔兽点卡和游戏内时间的退还,是否会影响审批进程的问题,寇晓伟明确表示:“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把它们联系在一起是媒体误读。”

而网易互动娱乐公司市场部公关经理梁晓华也对记者表示了类似的观点,“这不是推迟的原因。”

在业内人士看来,诉讼的影响或是审批的关键因素。此前,版署有关负责人公开表示,对于存在知识产权诉讼纠纷的境外网络游戏将停止审批。对于诉讼带来的影响,网易、九城、暴雪等多方均拒绝发表评论。

上海信息行业服务协会法律部主任周宾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九城针对暴雪娱乐的4个诉讼确实对魔兽的审批起到了一定的牵制作用。他认为,九城的第四起诉讼“杀伤力较强”。

“九城之前提起的诉讼多涉及商誉、财产,与版署此前的表态还有点距离。第四起诉讼是针对游戏中汉化翻译的知识产权,显得更为直接;而网易则尽力淡化诉讼的影响,包括不断发布新闻,在诉讼方面,暴雪此前也提出了管辖权异议。”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魔兽的审批风波是一场多方博弈的结果,“这不能孤立地看成仅仅是九城和暴雪、网易之间的争夺。”目前网易既未通过版署的审批,也未通过文化部的内容审查,该人士表示,其间“很微妙”,最终解决须看各方斡旋的结果。

开服分析

网易“失血”等待不会太久

6月30日,摩根大通发表研究报告称,预计网易代理《魔兽世界》三年的最低保证金(含版税、许可费和最低营销支出)将为2.146亿美元,远高于九城2004年签署四年期代理合同时的5000万美元。

报告称,暴雪并未披露《魔兽世界》的版权费用,“2008年协议”中初始许可费的总值为1000万美元 (其中400万美元已在 2008年支付)。此外。网易还向暴雪支付了2009年与《魔兽世界》相关的3000万美元初始许可费(仅为初始许可费,并非许可费总值)。

同时,网易3年内为《魔兽世界》、《星际争霸2》、《魔兽争霸3》及战网须支付的总计确认费用为20.571亿元人民币(约合3.1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购买运营所需的硬件设备费用。

为夺下魔兽砸下巨资,搭建了昂贵的硬件平台,却迟迟不能开服运营,每一天的等待无疑都让网易如坐针毡。

此前,有媒体报道,根据《魔兽世界》前任运营商九城2008年第四季度财报披露的数据,当季度来自《魔兽世界》的净营收为3.8亿元人民币。以此估算,《魔兽世界》开服每推迟一天,网易或将损失422万元的收入。

对于摩根大通的报告,梁晓华表示,目前尚不知情。而对于每月422万损失的估算,她亦未置评。

网游分析师赵旭枫则称,推迟开服的巨额损失不言而喻,而魔兽老玩家的流失才是网易更大的忧患。在魔兽停服期内,盛大的《永恒之塔》、金山的《剑网3》等众多网游新作正在分食其用户资源。

不过,正在“流血”的网易或许不会等待太久。韦迪在前述报告中表示,审批程序不会成为该游戏发布的重大障碍。而网游分析师刘凯也表示,诉讼等因素或许不会影响最终的审批结果。

而寇晓伟则告诉记者,“这件事很快会有正式的结果。”

最新动向

网易急推战网内测

从6月7日凌晨,九城的服务器关闭停止运营时开始,《魔兽世界》过档后重新开服就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此前,网易CEO丁磊承诺,将在6月下旬重新开启服务器。

然而,在6月30日凌晨左右,网易过渡网站上挂出的最新公告称:“在本月的准备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非我们所能控制的意外情况,将导致服务器重开计划被迫延误。”

也许是作为补救措施,网易昨天又有意无意地放出了战网(battle.net)内测的消息。据悉,昨天下午,网易对其全体员工开通了战网 (battle.net)的内测。作为一个网游账号集成平台,一个战网通行证可绑定八个魔兽账号。同时,网易宣布其魔兽世界新官网ICP备案已获通过。

战网后续将何时上线,是否会再度内测或公开测试?记者昨日几次致电网易魔兽项目组负责人李日强进行求证,未果。

——————————————————————————————————————

虚拟货币新规重挫网游业

6月26日,文化部、商务部联合下发《关于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第一次对虚拟货币的定义做出明确界定,并对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提出了一系列限制性要求。

据记者了解,《通知》颁布之前,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央行等监管部门曾先后召集相关企业进行过多轮调研,但最终公布的一些严格限制仍令不少网游企业始料未及。

受《通知》影响,自26日以来,盛大、网易、九城、巨人、畅游、完美时空等海外上市的网游概念股几乎全线下跌。易观国际发布研究报告指出,该通知对网络游戏行业影响巨大,短期内将直接影响网游运营商的收入。

监管虚拟货币发行

所有的网络游戏运营商将会有另一重身份——虚拟货币发行企业。《通知》中定义:“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企业”指发行并提供虚拟货币使用服务的网络游戏运营企业。根据规定,作为虚拟货币发行企业,网游运营商必须按季度向省级文化行政部门报备发行量,不得变更虚拟货币单位购买价格。

“这主要是为了防止恶意发行行为。”上海市信息行业服务协会法务部主任周宾卿表示,以前无法监控是否有企业以占用资金为目的进行恶意发行,因为企业没有公开数据。除了控制虚拟货币的发行规模,《通知》还对虚拟货币的使用范围做出了严格限定。

这将对部分网游企业的业务直接造成影响。“游戏支持多种支付渠道,除了点卡、网银、手机渠道外,还支持盛大互动娱乐卡、骏网一卡通支付。”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渠道部负责人说,目前市面上绝大部分游戏是采用这种方式。

《通知》要求: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适用范围仅限于兑换发行企业自身所提供的虚拟服务,不得用以支付、购买实物产品或兑换其它企业的任何产品和服务。这意味着,盛大等第三方的点卡将不能用来为其他游戏公司的产品充值。

“我们还没有收到通知说要停止,”上述负责人表示,“第三方点卡占的比例不大,支持他们是因为他们的渠道铺得更广,能起到辅助作用。”

对盛大而言,除了已经在其平台上运营的游戏,其他的合作方使用盛大点卡充值将全部被视为违规。这将对盛大造成影响,盛大对此没有明确回应。业内人士分析,单纯从收入来看影响并不大。“相对于运营自己的产品,做代支付利润率很低,在10%左右,带来的收入很有限。”上述人士说。

虚拟货币的另一大发行方腾讯,在2007年之前也曾支持过Q币购买其他公司的产品与服务。2005年腾讯曾与瑞星曾达成合作,用Q币购买杀毒软件,在一些购物平台上,Q币换实物也很普遍。2007年之后,随着Q币是否会冲击金融体系的讨论越加激烈,腾讯开始逐渐缩小Q币支付范围。目前Q币只支持在QQ平台的服务和游戏中使用,无法直接交易或变现。

《通知》公布之后,腾讯方面表示:“腾讯一直以来都明确反对将虚拟货币用于实物交易和跨企业交易,并在产品和业务的设计逻辑上考虑和结合了这个因素。”

“关箱子”关掉造钱机器

除了对虚拟货币使用范围的限定外,新规中禁止利用虚拟货币进行赌博的规定将直接影响免费网游。

据记者了解,目前免费游戏(道具收费模式)已经成为国内网游市场的主流,在最初的道具收费游戏中,运营商一般是将道具明码标价,用户花钱就能购买到想要的道具。随后,类似“开箱子”的抽奖行为开始流行。

“现在很多游戏里面都有类似‘开箱子’的设置,花一块买一把钥匙去开箱子,相当于买一个抽奖机会,开出来的东西是不确定的,有可能是极品装备,也有可能一文不值。”玩家小王告诉记者,巨大的诱惑能使玩家不知不觉花掉大量金钱,而运营商几乎没有任何成本。

易观国际分析认为,这类产品一直是运营商刺激消费的良方,这部分收入占到了运营商总收入的一到两成,在纯道具收费模式的网游中会占到更多比例。

此次虚拟货币新规中对上述行为提出了明确禁止,《通知》规定:网络游戏运营企业不得在用户直接投入现金或虚拟货币的前提下,采取抽签、押宝、随机抽取等偶然方式分配游戏道具或虚拟货币。

“短期内会影响网游运营商的收入,但比重不大。”易观国际CEO于扬表示。由于过多的采用“开箱子”会引起游戏环境的恶化,因此运营商并不敢过分依赖这种模式。

之前受到用户流失影响的巨人就曾推出《征途怀旧版》拉拢老用户,其中取消了“开箱子”等功能。在虚拟货币新规公布后,巨人网络也随即发表声明,宣布取消《征途》中的“开箱子”功能。

据行业统计,我国的网络游戏中有九成都涉及到此类“抽签、押宝”类的产品服务,因为这是利润最高的产品。新规一旦实施,将对几乎所有的网游运营商产生冲击。

另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监管风头过后,未来网游企业也可能会采取变通的做法,“比如用户花虚拟货币能购买一个有实际用途的道具,但是之后会附赠一次参与抽奖的机会,避免了用户直接花钱抽奖。”

新牌照新门槛

虚拟货币发行牌照,将与网游产品版权号,网游产品内容审查一起,成为考验网游厂商的一个门槛。

“还会有细则出来,我们还在静观其变,暂时还没有进行调整。”一家中型网游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易观国际CEO于扬则担心,这次的新规会像以前的规定一样由于缺乏操作指导而最终流于形式或者不了了之。

早在2007年3月,文化部、中国人民银行等14部委就曾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为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金融秩序做了如下规定——“严格限制网络游戏经营单位发行虚拟货币的总量;虚拟货币不能用于购买实物产品;严禁倒卖虚拟货币。”

由于当时并没有对虚拟货币做出明确定义,也没有相关的措施保证执行,因此最终的效果并不理想。

而这次文化部明显有了更充分的准备。周宾卿说,这次新规将虚拟货币和游戏道具分开考虑,避免了道具过于复杂造成监管困难;将发行企业和交易企业分离,明确双方各自的责任和义务,更具有操作性。

根据《通知》要求,已经从事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或交易服务的企业,应在通知印发之日起3个月内,向文化行政部门申请相关经营业务。这意味着,所有企业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调整,同时向文化部申请虚拟货币发行或者交易资质。

“文化部负责的是《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所以他们可能会在其中加项,要求网游相关企业申请虚拟货币发行或者交易资质。”上述游戏公司负责人表示,“从近期的迹象来看,文化部对网游行业的监管在逐年增强。”

据悉,新规如果强制实施,第三方交易企业将比网游公司面临更严格的监管。《通知》规定,企业申请交易资质除了提交必要材料之外,还必须提交用户账号与实名银行账户绑定情况。根据要求,虚拟货币第三方交易平台使用者必须绑定与注册信息一致的银行卡,同时禁止未成年人进行交易。

1 条评论

  • Jacse
    2009年10月27日

    据说11月份有可能开WLK。

    奶骑飘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