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作者存档

经济适用男

2010年5月21日 没有评论

前天展会回来坐总经理的车,当时正副两个头儿坐在前座,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么有,然后问我为什么,“就没有”,那为什么没有呢?还是曾经有过最后分开了?

我说:从来就没有。那为什么?我说:现在就这么个形势,我没钱,更不想当悲情电视剧男一号。两个人都笑了。接着又跟我说“男人么,就应该多经历一些事情。”我回答:嗯……

我当时随口一说的,今晚想想就是心里话。我现在连经济适用男都算不上,谈什么谈。爱情短暂的像一阵风,再伟大的爱情也抵不过现实的勒索。

晚上泰山跟我聊天谈了她些感情方面的事情,我突然很恶心这个话题。我信胃酸都不信荷尔蒙。

一连三天的展会今天终于结束了,人很累,脚很疼,就想睡觉。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Dido

2010年5月17日 4 条评论

从前当某件事情让我觉得压抑、厌恶的时候,我优先选择的是放弃。因为我觉得放弃也是一种权利。

但是放弃之后的无所事事渐渐让我觉得更加无趣。于是呢,现在碰到那种时候,我选择坚持,虽然我并不知道这坚持究竟有没有意义。

处女座的人想法很多,有时候绕来绕去自以为是的很彻底。既然改变不了别人,那我就努力改变自己。

新工作让我有一种回到刚毕业那会儿的感觉。融入新环境的过程很新奇,各方约束有时候也很压抑。但是怎么说呢,这对我来说或许是好事情。

这两年太浮躁了,人都散漫了。觉得自己了不起,多牛逼。觉得只要我有放弃的权利就可以对一切自己不愿意的事情说:去你妈滴。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各方极限冷不丁的蹦出来,总让自己很难过。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庄雅婷

2010年4月29日 2 条评论

“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致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致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假如你可以条件反射般的背诵此段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那么好吧,你我都是同龄人。或者说,我们都曾经属于过一个时代。

到如今,年轻已不年轻,老又不算老,不知道开始回忆是不是为时尚早。更主要的是,我们还没来得及选好一个合适的姿势摊在那里,也没想好到底要用何种感情去面对它们。如何才能让往事显得云淡风轻,或波澜壮阔?是该怀恋彼时的风起云涌,还是自矜于那刻的轻描淡写?

总之……为了宏观意义上的伟大事业还是算了。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得不枝不蔓,即使没有大惊喜,但同时也没什么大惊吓,便已经是足够圆满的人生。至于回忆往事的时候是何等心情与神情,该如何拿捏,谁又能说得清楚呢。那根本不是一句悔恨或羞愧能概括的,彼时心中一定有静默的惊涛骇浪狂卷出壮观的风暴,一如宇宙初成或黑洞的诞生。但,通达如弘一法师,临终前也不过手书四字:悲欣交集。而已。

我不大敢旁若无人的回忆童年故事,以免被人腹诽只有老人才爱怀旧;也越来越不敢轻易评论某事,因为成语所谓“盖棺论定”越发觉得精准,若一人一物尚未盖棺,则真的不敢多做解析。不是有人说了么,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但,更主要原因我觉得是心魔作祟;有不甘,太焦灼;尚未放下得失心,更不曾打破知见障。所以,还在纠结于是对是错、是得是失、是意义还是虚浮,本身就已经姿势难看了,用这种姿势去怀旧,那简直连曾经镀过金边的往日岁月都要显得褪色和不堪了。

阅读全文…

分类: 大百科 标签:

重叠

2010年4月29日 没有评论

这次我真的狠狠饿了自己一次,直到胃痉挛肠抽搐,冷汗淋漓……然后在东南小吃叫了一份自己最讨厌的手撕鸡饭。一食而尽。这么做有我的目的,同时也让我更深刻的领悟了一个道理。

这几天一直在各处面试,地铁、公交,然后再公交、地铁……辗转间覆盖了上海的绝大部分。我喜欢下午出门,那样傍晚的时候就可以坐在5号线上看黄昏。它让我想起老家的夕阳余晖,躺在竹椅上安详听风声,恍恍惚惚直到漫天星辰。知道生活的狠,就会分外珍惜身边的真。

一开始就明白的,深爱着的,只是活在我记忆里的那个人。

分类: 记忆 标签:

2008年的伪装

2010年4月23日 没有评论

有很多东西我说的很随意,你听的也很洒脱。可你真要问我为什么?我也只能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懂,可是我知道我们都该那样做。我们都得到了一些东西,或者说我们失去了更多的东西!对此,我无能为力。可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跟我一样,至少有一天当我们扪心自问,会说,我让每一次失去都拥有了它的价值。

真的。我们能赋予一些东西他人无法赋予的意义。尽管挺苍白。无所谓。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人生有很多宏大的命题。不止友情、不止爱情…… 当下的我们就是要看清或者说找到自己的人生命题。坚定不移,贯彻始终。

生活追的我到处东躲西藏,可我从来不坐以待毙。让我们这些一起毕业的人用最快的速度,从合同上的乙方变成甲方吧。让自己的情感有所依傍。不是找谁借个肩膀,而是让肩膀上的头颅更加挺立 昂扬!有壮志就让它凌云,有理想就让它践行!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什么人最好骗——自己

2010年4月23日 没有评论

用QQ发嘀咕,然后嘀咕到我自己搭建的微博,此乐此不疲。wp同步到Qzone、同步到t.sina.com,再把Buzz同步到wp,我很乐意。

今天是忙碌的一天,到大渡河路怒江路那边的中江路天地软件园的一家卖便携X光机的新兴科技企业应聘。跟上次到外高桥免税区的情况一样,叫我尽快上班……但是,我不打算去。外高桥是太远了、太偏了;今天的是那个地段租房子太贵了。我又不喜欢住的离上班的地方太远。是不是我太挑剔?其实我想的没那么复杂,我就想找到一个我会或者说我能够坚持干下去的工作。

下午应聘完一个人走了一段路,阳光、车流、街道、高架路,还有陌生人。这让我想起了前年刚到上海那会儿,也是找工作,陌生盲目夹杂着对生活的层层恐惧。回过头一一细数起来,淡淡的,就像一杯水。却很解渴。

我还是会在事情无法逃避的必须要发生的时候觉得紧张,面对未知,我总是在事前假想若干个结果,明明知道很无趣可自己还是这么固执的坚持着。结果总是与预料的有说不清的区别。有实际的,也有感觉上的。这样让我觉得塌实。对事件本身的记忆也就越发深刻。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牵挂

2010年4月20日 2 条评论

怎么能忘,时间多长。你知道吗,走了好远,我才能去面对,这份牵挂、沉默伤悲。我被遗忘在,你遗忘的角落。

分类: 记忆 标签:

这几天

2010年4月13日 9 条评论

前两天不知不觉间成立了莘庄懒人网络工作室。前段时间积压下的外贸、建站、优化等一些列问题,却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我就是个贱人。上班的时候有八小时紧箍咒。现在无业了,却患上了懒病。任何事情,我是说任何事情,几乎都可以被我逃避遗忘……等到东窗事发又恬不知耻的想留点余地,挽回点面子。这样的性格就一悲剧。

这几天几乎都是5点睡觉14点左右醒来,之所以能够14点醒来是因为王MM牌闹钟!催我做网站呗。其实有很多机会摆在我面前,若不是我懒散放纵的劣根性,我甚至可以直接转为自由职业。因为乱七八糟的加起来貌似比我过去一月的工资还多一点点……想起来,我的过去又是一悲剧。

我的特长,不,应该说是我的个人特质一般都是从别人身上得以体现的。这么说吧,我是人类忍耐极限的试金石。你看,一个网站我可以拖几个月不交单。然而我挺自豪的就是每次对方怒气冲冲的杀过来,我总能成功转移话题附带抛出点希望之类的东西。仰仗啊、仰仗。

我是萌的保姆,我负责每天叠被子,洗衣服,收拾房子,倒垃圾。买烟、买可乐、买雪碧。叫外卖,吃汉堡。收拾好一切,让他每天回家有个好心情。因为之前胜似猪圈。于他而言:从前女人都没帮他解决的问题,今天男人却帮他解决了。对我来说:窗明几净最起码可以让我抛却烦躁继而偶然寻找到内心的平和。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讨厌自己

2010年4月7日 8 条评论

我非常讨厌现在的自己。过去虽然也迷惘但是起码不会厌世,起码还知道自己是那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相信总有一天会拥有想要得到的一切。对了,还有想要拥有的东西。可是,现在呢。每天庸庸碌碌,无所事事。任何事情在我看来都可有可无。

辞职后我告诉自己:你可以尝试放松一段时间。把自己放空,什么都不要想,一切都停一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不再那么纯粹了。我停止不住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有些时候甚至都不涉及到任何的意象,就是单纯跟时间较劲。我发现曾经那颓傲激昂的自我都开始逐渐迷失了。总是梦到被关在一个极度黑暗的房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墙外人生鼎沸,我拼命摸索,徒劳无获。这间房子没有门。

我不想写简历,不想找工作,不想吃饭,不想起床……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有意义。一下子丧失了所有的兴趣。不晓得自己要什么,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只是不停地陷入一种悖论般的恐慌:一方面是无法控制的绝望,另一方面我又深深的懂得,越是这般颓废下去,那些美好的人和事会离我越来越远。于是就越发的惶恐与无助。

这算是一种病么?

就只剩下五点赶在睡觉前看日出……

分类: 记忆 标签:

哭了

2010年4月3日 5 条评论

其实这么久,我一直在想,我经历的这些,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循环往复的上演着。但是究竟有没有人可以感同身受的?小鱼跟我说:一个男人一辈子的真爱,是只有一次的。这句话是非常无奈的。我要用多少个‘的’才能说服自己要好好的活着?我经常对你们说:好好的。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越发希望你们真的能够替我实现那句简简单单的:好好的。好好的活着。

听李泉唱《哭了》,我经历过他歌词里描述的。所以陪他一起哭了。

雨又在下了,看外面又湿了。我一直等着,让屋里灯都亮着。这样伤心地睡了、这样压抑地醒了,想着你要来了,可该变的都变了。

哦,孤独是什么?哦,心冷是什么?情是什么?你是什么?我不要再想了,我已经倦了。我不要再唱了,我已经哭了。

想陪你坐着,想听你说着,想知道我值得,以为我们还爱着。

把窗户都开着,风也是凉的,我一个人唱歌,声音也变成冷的。

我不要再想了,我已经倦了。

我不要再唱了,我已经哭了。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又见愚人节

2010年4月1日 没有评论

又一年了。跟往常不同,这次过的特别真实。一整天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谎言。09年4月1日的时候申请了http://brucehan.com这个域名。这么说来:一年了。我的博客,生日快乐。

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有人为逗我开心,偷偷给我留言。时过境迁,这条路对我来说太过阡陌纵横,我始终还是绕不出去……可是,然后呢……

辞职被我延宕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成为了现实。我这不是向现实低头,因为我头低的简直就是在鞠躬。但这……然后呢……

可能以前假话说多了,终于遭了报应。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阅读全文…

分类: 大百科, 记忆 标签:

傻逼

2010年3月29日 2 条评论

我是84年人,高中学校很好,很多同学都很优秀,但是我考的很差,高考只高过重点线30分,读了普通大学的本科。回想起来,这辈子也就高中三年过的最快乐。05年毕业,至今已经工作5年了,工作颇不稳定。现在某央企,大约10万的年薪。

我从小到大经历过一次恋,一次爱。后来遇到了现在的老婆,相处三年,领证三个多月了。老婆是某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毕业之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和我在一起之后便很少上班,三年之内工作的时间不到一年。据她自己说,她的同学都是找到男朋友就花男朋友的钱,我很惊讶。我的女同学们上班的读书的都有,唯独没有靠男人养活的。

她每天都睡懒觉,10点多才起床。在网上她和一群发帖不超过200字的人关系不错,她自己的主帖,也从来没超过三句话,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论坛。有一次我们吵架了,她跑去网吧上网,找一个网友出来请她喝酒。还有一次,她用我的手机上自己的QQ忘了关,我看到一个网友管她叫老婆。后来老婆的一个女性朋友我也认识的,跟我解释说那个男人贱管群里的女人都叫老婆。此事不表,因为这个我出手打过她,但是我也没有更多的证据,现在在我这里还是个悬案。

阅读全文…

分类: 大百科 标签:

“两会”不是斗秀场

2010年3月27日 没有评论

(刊于《南方周末》,见报有删改。)

明清言官每多雷人“提案”。明代有言官提议,应立法禁止食用癞蛤蟆;清代则有言官提议,民间养女到20岁还没嫁出去的,督抚需要帮助解决其个人问题;还有言官建议,京城用骆驼运煤者不能横骑驼背,以免摔下来。(据瞿兑之《杶庐所闻录》)

时光流转,今日两会上的雷人提案者,方之上述明清言官而丝毫不逊。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即是其中翘楚。

张晓梅2003年开始做全国政协委员,至今提案过百。2007年她建议把三八妇女节改成女人节,一雷成名。2008年她继续提这个案,顺便建议给经期妇女放假。2009年她仍然坚持女人节提案,同时又抛出另外19个提案,从恢复发放美容美发证照,到民间禁放烟花爆竹,从禁止禽畜饲料使用抗生素,到加重对女性毁容的惩罚,可谓琳琅满目。

今年两会,张晓梅凭借“家务劳动工资化”提案再度引发热议,嬉笑怒骂如潮水般涌来,譬如80后作家马日拉就在微博上建议张晓梅进一步细化此提案:“上床收费,超时纳税;怀上了加倍,没舒服罚跪”。

阅读全文…

分类: 大百科 标签:

朱心事

2010年3月23日 1 条评论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niǎo,nuó)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繁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mò)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ē)玲(英语violin小提琴的译音)上奏着的名曲。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黄健翔在新浪微博再次灵魂附体1Vn

2010年3月23日 没有评论

猫扑网友 拷贝mao

概要:

2006年世界杯,CCTV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以震惊中国的“灵魂附体解说”出位,随后出走央视,辗转在电视台、杂志和秀场之间。

近期新浪微博内波涛翻涌,黄健翔再次出演灵魂附体,骂战数位微博名人,微博内一片哗然,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不理解、不支持、不参战,但是个别人还是发出了不冷静帖子。

(拷贝mao注:下面是俺的原贴拷贝,人名后的人物说明除特别说明外均来自新浪认证文字,绝对一手准确。)

最开始,3月17日黄健翔发帖

黄健翔发帖:“中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中国的编辑们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这话还是1896年9月2号李鸿章对《纽约时报》记者说的。

之前一天,3月16日

张发财(知名设计师)发了同样内容的帖子,薛兆丰(经济学家)还回帖说“现证实:是1896年9月3日的《纽约时报》第10页长文。张发财 转发属实,原汁原味。)。

于是,骂战开始

张发财:黄健翔,郭小四是你偶像?一个字不改就发?

张发财:剽窃!剽窃!剽窃! @黄健翔 剽窃了!黄健翔剽窃了!不要给原创者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中国剽窃选手!他继承了中国剽窃的光荣的传统。花骨朵乐队大张伟、郭敬明、曾轶可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黄健翔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剽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剽窃,他不是一个人!

和菜头(拷贝mao注:著名草根博客):镜头、报纸、名誉是你的,全都是你的。都这样了,还要和草根抢原创?连原创者的名字都懒得复制粘贴一下?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