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地方

目录 记忆

其实早上我踌躇了半天,究竟要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我是这种人:如果在一个地方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我会迁怒并厌恶那个地方。因为一踏上那里的土地,回忆就控制不了的逐一回放。坐在桌子前面考虑了五分钟,最后还是起身去了地铁站。一来是为了赴约;二来是我很好奇身临其境之时又会怎样。

回到杨浦区,来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全然没有预期的那般倔强,相反却平和的异常。虽然我一度厌恶过这个地方,但是在这里的种种已然书写完毕并被岁月一一收藏。那是从前接小妖电话时来来回回踏着的那条路;那是和王兄一起抱怨菜难吃的小食堂……

继续阅读 “老地方”

甲方乙方

目录 记忆

并不是你声音大就代表你一定是对的,但是我承认大声盖过对方的反驳,其效果是立显的。起码你成功扼杀了他人驳斥你的机会。可能是我太年轻,有些事情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是对的,但是在台面上讲出来我又必然是错的,至少是不完美的……与人相处有时候真的就像拍电影,故事背景随机、人物台词随机、就连故事结局也是随机的。老练不一定能赢,但是起码不会那么狼狈。哎……我需要反复推敲的办公室政治。

继续阅读 “甲方乙方”

挥剑斩涎丝

目录 记忆

合租房么,连厕所都是公用的网络就更不用说了。以前我还会想说是否该使用技术性的手段去规避有人开P2P,我接触P2P的起因其实也是为了抗拒迫害。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搞这么麻烦干嘛!网络有问题我会直接去关掉网关,一了百了,对待自私的人就该决绝一点,对待自己又为什么不能好一点?

以前有很多事情碍于面子、碍于自尊心总是处理的过分含蓄。现在我会更成熟!

中南海无论是.2还是.5抑或.8口感都差的要死,只是白白的烟杆儿感觉干净一点,混合型香烟真的不适合我。万宝路偶尔抽抽还可以,连着几包下去跟抽旱烟似的。之所以会突然扯到万宝路是因为今天下午去天钥桥见个日本客户,口袋里就装了一盒万宝路。我不知道日本礼节里递烟是个什么概念,要不然我就把MemphiS推荐给他了。

继续阅读 “挥剑斩涎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