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札记’

Dido

2010年5月17日 4 条评论

从前当某件事情让我觉得压抑、厌恶的时候,我优先选择的是放弃。因为我觉得放弃也是一种权利。

但是放弃之后的无所事事渐渐让我觉得更加无趣。于是呢,现在碰到那种时候,我选择坚持,虽然我并不知道这坚持究竟有没有意义。

处女座的人想法很多,有时候绕来绕去自以为是的很彻底。既然改变不了别人,那我就努力改变自己。

新工作让我有一种回到刚毕业那会儿的感觉。融入新环境的过程很新奇,各方约束有时候也很压抑。但是怎么说呢,这对我来说或许是好事情。

这两年太浮躁了,人都散漫了。觉得自己了不起,多牛逼。觉得只要我有放弃的权利就可以对一切自己不愿意的事情说:去你妈滴。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各方极限冷不丁的蹦出来,总让自己很难过。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重叠

2010年4月29日 没有评论

这次我真的狠狠饿了自己一次,直到胃痉挛肠抽搐,冷汗淋漓……然后在东南小吃叫了一份自己最讨厌的手撕鸡饭。一食而尽。这么做有我的目的,同时也让我更深刻的领悟了一个道理。

这几天一直在各处面试,地铁、公交,然后再公交、地铁……辗转间覆盖了上海的绝大部分。我喜欢下午出门,那样傍晚的时候就可以坐在5号线上看黄昏。它让我想起老家的夕阳余晖,躺在竹椅上安详听风声,恍恍惚惚直到漫天星辰。知道生活的狠,就会分外珍惜身边的真。

一开始就明白的,深爱着的,只是活在我记忆里的那个人。

分类: 记忆 标签:

2008年的伪装

2010年4月23日 没有评论

有很多东西我说的很随意,你听的也很洒脱。可你真要问我为什么?我也只能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懂,可是我知道我们都该那样做。我们都得到了一些东西,或者说我们失去了更多的东西!对此,我无能为力。可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跟我一样,至少有一天当我们扪心自问,会说,我让每一次失去都拥有了它的价值。

真的。我们能赋予一些东西他人无法赋予的意义。尽管挺苍白。无所谓。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人生有很多宏大的命题。不止友情、不止爱情…… 当下的我们就是要看清或者说找到自己的人生命题。坚定不移,贯彻始终。

生活追的我到处东躲西藏,可我从来不坐以待毙。让我们这些一起毕业的人用最快的速度,从合同上的乙方变成甲方吧。让自己的情感有所依傍。不是找谁借个肩膀,而是让肩膀上的头颅更加挺立 昂扬!有壮志就让它凌云,有理想就让它践行!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什么人最好骗——自己

2010年4月23日 没有评论

用QQ发嘀咕,然后嘀咕到我自己搭建的微博,此乐此不疲。wp同步到Qzone、同步到t.sina.com,再把Buzz同步到wp,我很乐意。

今天是忙碌的一天,到大渡河路怒江路那边的中江路天地软件园的一家卖便携X光机的新兴科技企业应聘。跟上次到外高桥免税区的情况一样,叫我尽快上班……但是,我不打算去。外高桥是太远了、太偏了;今天的是那个地段租房子太贵了。我又不喜欢住的离上班的地方太远。是不是我太挑剔?其实我想的没那么复杂,我就想找到一个我会或者说我能够坚持干下去的工作。

下午应聘完一个人走了一段路,阳光、车流、街道、高架路,还有陌生人。这让我想起了前年刚到上海那会儿,也是找工作,陌生盲目夹杂着对生活的层层恐惧。回过头一一细数起来,淡淡的,就像一杯水。却很解渴。

我还是会在事情无法逃避的必须要发生的时候觉得紧张,面对未知,我总是在事前假想若干个结果,明明知道很无趣可自己还是这么固执的坚持着。结果总是与预料的有说不清的区别。有实际的,也有感觉上的。这样让我觉得塌实。对事件本身的记忆也就越发深刻。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牵挂

2010年4月20日 2 条评论

怎么能忘,时间多长。你知道吗,走了好远,我才能去面对,这份牵挂、沉默伤悲。我被遗忘在,你遗忘的角落。

分类: 记忆 标签:

这几天

2010年4月13日 9 条评论

前两天不知不觉间成立了莘庄懒人网络工作室。前段时间积压下的外贸、建站、优化等一些列问题,却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我就是个贱人。上班的时候有八小时紧箍咒。现在无业了,却患上了懒病。任何事情,我是说任何事情,几乎都可以被我逃避遗忘……等到东窗事发又恬不知耻的想留点余地,挽回点面子。这样的性格就一悲剧。

这几天几乎都是5点睡觉14点左右醒来,之所以能够14点醒来是因为王MM牌闹钟!催我做网站呗。其实有很多机会摆在我面前,若不是我懒散放纵的劣根性,我甚至可以直接转为自由职业。因为乱七八糟的加起来貌似比我过去一月的工资还多一点点……想起来,我的过去又是一悲剧。

我的特长,不,应该说是我的个人特质一般都是从别人身上得以体现的。这么说吧,我是人类忍耐极限的试金石。你看,一个网站我可以拖几个月不交单。然而我挺自豪的就是每次对方怒气冲冲的杀过来,我总能成功转移话题附带抛出点希望之类的东西。仰仗啊、仰仗。

我是萌的保姆,我负责每天叠被子,洗衣服,收拾房子,倒垃圾。买烟、买可乐、买雪碧。叫外卖,吃汉堡。收拾好一切,让他每天回家有个好心情。因为之前胜似猪圈。于他而言:从前女人都没帮他解决的问题,今天男人却帮他解决了。对我来说:窗明几净最起码可以让我抛却烦躁继而偶然寻找到内心的平和。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讨厌自己

2010年4月7日 8 条评论

我非常讨厌现在的自己。过去虽然也迷惘但是起码不会厌世,起码还知道自己是那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相信总有一天会拥有想要得到的一切。对了,还有想要拥有的东西。可是,现在呢。每天庸庸碌碌,无所事事。任何事情在我看来都可有可无。

辞职后我告诉自己:你可以尝试放松一段时间。把自己放空,什么都不要想,一切都停一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不再那么纯粹了。我停止不住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有些时候甚至都不涉及到任何的意象,就是单纯跟时间较劲。我发现曾经那颓傲激昂的自我都开始逐渐迷失了。总是梦到被关在一个极度黑暗的房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墙外人生鼎沸,我拼命摸索,徒劳无获。这间房子没有门。

我不想写简历,不想找工作,不想吃饭,不想起床……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有意义。一下子丧失了所有的兴趣。不晓得自己要什么,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只是不停地陷入一种悖论般的恐慌:一方面是无法控制的绝望,另一方面我又深深的懂得,越是这般颓废下去,那些美好的人和事会离我越来越远。于是就越发的惶恐与无助。

这算是一种病么?

就只剩下五点赶在睡觉前看日出……

分类: 记忆 标签:

哭了

2010年4月3日 5 条评论

其实这么久,我一直在想,我经历的这些,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循环往复的上演着。但是究竟有没有人可以感同身受的?小鱼跟我说:一个男人一辈子的真爱,是只有一次的。这句话是非常无奈的。我要用多少个‘的’才能说服自己要好好的活着?我经常对你们说:好好的。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越发希望你们真的能够替我实现那句简简单单的:好好的。好好的活着。

听李泉唱《哭了》,我经历过他歌词里描述的。所以陪他一起哭了。

雨又在下了,看外面又湿了。我一直等着,让屋里灯都亮着。这样伤心地睡了、这样压抑地醒了,想着你要来了,可该变的都变了。

哦,孤独是什么?哦,心冷是什么?情是什么?你是什么?我不要再想了,我已经倦了。我不要再唱了,我已经哭了。

想陪你坐着,想听你说着,想知道我值得,以为我们还爱着。

把窗户都开着,风也是凉的,我一个人唱歌,声音也变成冷的。

我不要再想了,我已经倦了。

我不要再唱了,我已经哭了。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又见愚人节

2010年4月1日 没有评论

又一年了。跟往常不同,这次过的特别真实。一整天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谎言。09年4月1日的时候申请了http://brucehan.com这个域名。这么说来:一年了。我的博客,生日快乐。

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有人为逗我开心,偷偷给我留言。时过境迁,这条路对我来说太过阡陌纵横,我始终还是绕不出去……可是,然后呢……

辞职被我延宕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成为了现实。我这不是向现实低头,因为我头低的简直就是在鞠躬。但这……然后呢……

可能以前假话说多了,终于遭了报应。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阅读全文…

分类: 大百科, 记忆 标签:

黄健翔在新浪微博再次灵魂附体1Vn

2010年3月23日 没有评论

猫扑网友 拷贝mao

概要:

2006年世界杯,CCTV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以震惊中国的“灵魂附体解说”出位,随后出走央视,辗转在电视台、杂志和秀场之间。

近期新浪微博内波涛翻涌,黄健翔再次出演灵魂附体,骂战数位微博名人,微博内一片哗然,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不理解、不支持、不参战,但是个别人还是发出了不冷静帖子。

(拷贝mao注:下面是俺的原贴拷贝,人名后的人物说明除特别说明外均来自新浪认证文字,绝对一手准确。)

最开始,3月17日黄健翔发帖

黄健翔发帖:“中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中国的编辑们不愿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这话还是1896年9月2号李鸿章对《纽约时报》记者说的。

之前一天,3月16日

张发财(知名设计师)发了同样内容的帖子,薛兆丰(经济学家)还回帖说“现证实:是1896年9月3日的《纽约时报》第10页长文。张发财 转发属实,原汁原味。)。

于是,骂战开始

张发财:黄健翔,郭小四是你偶像?一个字不改就发?

张发财:剽窃!剽窃!剽窃! @黄健翔 剽窃了!黄健翔剽窃了!不要给原创者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中国剽窃选手!他继承了中国剽窃的光荣的传统。花骨朵乐队大张伟、郭敬明、曾轶可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黄健翔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剽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剽窃,他不是一个人!

和菜头(拷贝mao注:著名草根博客):镜头、报纸、名誉是你的,全都是你的。都这样了,还要和草根抢原创?连原创者的名字都懒得复制粘贴一下?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永别了!芒果

2010年3月18日 2 条评论

芒果的味道跟胡萝卜差不多,就像荔枝的烂红薯味。很遗憾我总是要先接触了胡萝卜和烂红薯才能在不确定的某一天遇见荔枝和芒果。而且有时候好吃的东西还未必就适合我。吃海鲜都不过敏的人,意外害怕芒果。可能以前可以吃,年龄大了就错过了。就跟青霉素一样,一开始是害怕皮试,后来就真的只能打红霉素了……不过也好,让我知道自己对芒果和青霉素过敏。

嘴唇周围红,干,略微有点痒。这次如愿以偿的变成了烈焰红唇……我发现这样的时候千万不能上网查症状,医疗事业真的不适合在网上发展……害人。就这么简单一个过敏症状,被所谓的专家形容成**溃疡、**糜烂、性病、艾滋……一般人早崩溃了。

最近流行说话语无伦次,因为有人说摒弃了条条框框的束缚,才能真实的重现那时的自我。我想找找自我。脑袋怎么想,我就怎么说。中午等外卖的时候跟妈妈通了个电话,心情转好许多。五月份的时候陪妹妹回家。现在的工作辞职后,我正在纠结四月份要不要再找个工作。过去的一切就当作是自我救赎的开场。

柠檬味的力度伸(维生素C泡腾片)是白色的。要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因为自己确实需要而去买它。打开盒子撕开包装,不再是黄色的了……一切都变了。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2010-3-15

2010年3月15日 3 条评论

遇人不淑。

分类: 记忆 标签:

会有那么一天

2010年3月13日 1 条评论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些独自熬过的寂寞寒冷都变得有意义。

分类: 记忆 标签:

活着

2010年3月11日 4 条评论

等到三十岁生日的晚上,我也会写一篇文章来回顾一下自己而立过来的那么多年。

我是个男人,八十年代早期的男人,我们那个时候出生的现在都成为了男人女人,说明时间过得还是挺快。在大学以前,我成长的场景几乎都停留在川滇边界的某城,说它是城市,并不适当,因为那座城市存在的理由就是一座钢铁工厂,那里足够偏僻和蛮荒,即使经过了新中国几十年的开发,这句话依然成立。我想来自昆明的你一定会马上了解那是哪儿,你想的没错。

整个少年时代,我经常出没在昆明或成都,每次听你说小锅米线、黑菜头、烤鸡脚和韭菜,烧豆腐,我就一通无法 遏抑的饥饿,小时候我最大的奖励就是考试考好可以跟着家长一起去昆明或者成都出个差,乱吃一气。

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都是当年响应老人家号召离开大城市到那里去支边建设大钢厂的,他们是那座城市的第一批移民,说他们是热情的大概也不对,因为那时候那里是国家重点倾斜对象,物资保障和个人前途都比留在大城 市更有希望些,而且当时也说好了,七八年后,待得建成了社会主义,还是可以衣锦还乡的。

结果我们现在都知道,社会主义的大功告成我这辈子看来是没指望了,所以我祖辈回乡的期待实现最终等到了退休以后。我的父母在他们的幼年时代随军(没错,那时候就叫建设大军)去了那儿,在那里成长、相识、结婚,生下了我, 那个城市很奇怪,东北人、湖北人、上海人、四川人、云南人、湖南人、广东人、河南人、彝族人、布依族人,都各有一部分,参杂在一起,这使得我现在的口音就是南腔北调,口味也是南北通吃,我从生下来开始就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那座城市有我的一切回忆,但我所有的回忆都只有一个主题,努力离开那里。

我的父母从事的是一个变态的行业,这种行业叫冶建行业,也就是冶金建设行业,说白了,就是建钢厂,在当年,中国勃起要依赖钢产量,所以这种行业很流 行,无数企业都在弄这项事业,现在钢铁产能过剩了,整个冶建行业带着一只庞大的高炉建筑队像民工一样到处乞讨生活。那种企业宣扬的是三个石头架口锅的企业精神,我小时候就很反感这种所谓艰苦奋斗的宣传,后来才知道,有种提法叫人权,幸运的是我的父母就在一个不讲人权的企业。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

2010年3月11日 没有评论

悲剧啊,在超市转了四五圈,两手空空 ,明知道华联超市没青果卖……

也难怪,我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吃零食,倒不是因为节俭。如果有一天有个人让我领略了一种食物的美味,我会一直吃下去……就像青果,就像蔬菜沙拉。

小时候爱叫奶奶背着抱着,晚上边看电视边嗑瓜子,我总是嫌奶奶嗑的慢了,怎么都不够吃。今天突然发现一种叫"茗果子瓜子瓦片"的糕点,卧槽,全都是瓜子仁儿………^_^

男人像狗,女人像猫。当然它们都有毛……狗里也有狗东西,猫里也有加菲猫。其实我想说的是:今天晚上在公司旁边的花丛里看到了去年冬天我抱到办公室里揉了几天的母猫。当时那叫一个娇羞啊……没想到今天再见故人时,彻底的给遗忘了……我觉得有时候这两种动物和这两种人有共通之处。

就像我习惯的就像很多人的习惯,听过的每一首歌都记录着一段往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物的眷恋却与日俱增。喜欢看见穿着某种料子衣服的人,进一步仔细打量有没有从前见过的那种花纹……如果有,会突然觉得有些快乐。如果没有,那好像也没有什么……我还喜欢对着灯泡眨眼,让最亮的那条光伴随着我眼睛的睁眨短短长长。还记得那个时候是小学,每天5点钟就醒来,我只是拉开灯,就那么躺在那儿,让时光短短长长……

阅读全文…

分类: 记忆 标签: